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9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海棠花

  ■风物掇趣

  ■吴仲尧

  人间四月天,校园里的海棠花开了。一簇簇,挨挨挤挤,热烈奔放,娇艳妩媚,常引得师生驻足观赏。那香气,馥郁但不甜腻,清雅柔和,犹如品一杯上好的香茗,让人流连忘返。

  海棠花是我国一种传统名花,素有“花中仙子”“花贵妃”等美称。它最早出现在先秦时期,《诗经·卫风》中记载: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”这木桃,说的就是海棠。

  海棠花开,先是花蕾嫩嫩的点红,像枝头精心涂抹的一小团胭脂。不久,绿叶掩映中,花苞越鼓越大,颜色也似乎浅了些,恰如被一夜春风吹薄了的红裙。盛花时,重葩叠萼,花团锦簇,一树千花,蔚为壮观,很能撩拨文人墨客骨子深处的诗意,于是乎,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将海棠之美推向极致。如李绅的“海边佳树生奇彩,知是仙山取得栽。琼蕊籍中闻阆苑,紫芝图上见蓬莱”,再如陆游的“成都二月海棠开,锦绣裹城迷巷陌。燕宫最盛号花海,霸国雄豪有遗迹”。又一阵春风拂动,霎时间,海棠花凌空曼舞,纷纷扬扬,飘下一场粉白色的花瓣雨。此时,如若人在花下,那洋洋洒洒的花瓣,轻轻滑过脸颊,宛如丝绸拂面,玉指摩挲,痒痒的,妙不可言。那一刻,天地寂静,唯有漫天飞舞的花瓣雨尽情地飘荡、跳跃、欢呼,侧耳倾听,似乎还可听到花与花的窃窃私语。

  海棠花色艳丽,花朵娇俏,花姿潇洒,多像年轻女子娇羞的脸庞,故旧时文人常以海棠花寓意佳人。如苏东坡笔下“东风袅袅泛崇光,香雾空蒙月转廊。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烧高烛照红妆”,生动形象地将海棠比拟成多情的美人。

  据说,海棠花又称解语花。古往今来,人们常用海棠花来寄托对亲人的怀念和对故乡的思念,诉说心中的愁绪和不舍。周总理生性雅达,群芳之中,对海棠最是喜爱。他生前居住和办公的西花厅,栽满海棠,每当海棠花盛开,最喜欢在海棠树下漫步。周总理逝世后,邓颖超一如既往地精心呵护着庭院中的海棠。海棠花见证了这对革命伴侣相濡以沫和忠贞不渝的爱情。1988年春天,邓颖超见花思人,写下动人心弦的散文《海棠花祭》:“春天到了,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。看花的主人已经走了,离开了我们,不再回来了……”字里行间表达出对周总理的深切缅怀。如今,曾经的两位主人,都已离开人世,海棠依旧在春风中诉说当年的故事。

  见到海棠,我总会想起李清照的《如梦令》: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温婉美丽的女词人,早就知道春光甚好,却短暂难留。正如她眼中的海棠花,一夜风雨,也许就变了容颜,惜春之情跃然纸上。而今,我徜徉在海棠树下,赏花感怀,觉得花开花落,都是大自然的造化。眼前这片海棠花,粉嫩柔美,神闲气定,以自己的姿势开放着,一朝凋零,无疑是为了结出一枚欢乐的果子。虽然海棠果不是最好吃的水果,但酸酸甜甜的味道如同人生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越新闻
   第03版:身边事
   第04版:热线通
   第05版:卫健在线
   第06版:房车汇
   第07版:看天下
   第08版:看天下
   第09版:鉴湖月
   第10版:花季
   第11版:花季
   第12版:广告
给心情化化妆
海棠花
养力·惬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