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2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村里年轻人“动作”够大,村民们的生活变化更大

七旬老农乐了:“我的收入翻了两番”

俞惠良笑容更多了

  共富“密码”

  新昌县东茗乡金山村,原名“后金山村”,位于新昌穿岩十九峰东面,由3个自然村合并而成,曾是东茗乡为数不多的穷村之一。2020年末,村里新的领导班子组建后,成功引进6个青年人才创业项目,盘活村里闲置土地。去年,村集体经济增收超100万元,平均每户村民增收2万元。

  ■记者 吴可蒙 文/摄

  进入新昌县东茗乡金山村,仿若置身世外桃源。

  5月23日午后,日光映照下的小山村愈发静谧。村民俞惠良把三轮车停在田间小道上,扛着锄头走进了农艺园的蔬菜大棚。两三个月前种的土豆迎来了丰收。一锄头下去,沾满泥土的嫩黄色土豆便显露出来。

  老俞刚满70岁,皱纹爬满脸庞,脸上笑容却比以往更多了。去年,村里大搞共富项目建设,他的年收入达到了8万元,和以往相比翻了两番。而2021年绍兴农村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.26万元。这100多亩的农艺园,是他每天的工作区。这里的土地流转租金和务工收入,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  “在哪里播种,就在哪里收获!”老俞边说边拎起新鲜出土的土豆,乐开了花。刨完两袋土豆,他又去查看旁边苦瓜的长势,发现有几株藤蔓向外生长,他拿出固定胶,把藤蔓固定在中间的竹竿上。

  几番忙碌之后,老俞脸色泛红,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。“土地流转费4万元、村里务工收入1万多元,茶叶、番薯卖了3万多元……”走出蔬菜大棚,老俞坐在田间石块小憩,掰着指头跟记者细数去年的收入。

  老伴小他两岁,以往老两口一年到头靠摘茶叶和打零工收入不过两三万元,现在家里收入何以忽然大增?老俞笑着挠挠头,说村里年轻老板多起来了,他们原本的荒地有了租金收入,打工、卖农产品渠道也多了。比如原本家家户户都在种的小番薯,基本自家吃或送亲朋好友。现在村里的年轻人会来收购,一年也有近千元收入。

  “去年村民增收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土地流转和在村里的务工收入。”站在一旁的村委会副主任王益锋接过话茬,“这几年乡里乡村振兴搞得风生水起,眼看着别的村发展起来,我们村似乎还‘养在深闺’。大家也憋着一股劲儿,要把金山村打造成真正的‘金山’村。”

  于是,在服装电商行业干了17年的80后赵斌锋放下原本的业务,抱着要“改变家乡”带着村民奔共富的情怀,回村当起党支部书记。组建新的村两委班子,他用做企业的思维来搞乡村建设,引资打品牌,引进农旅融合生态基地、数字茶苗培育基地等以年轻创客为主的项目共6个,总投资2000余万元,总计流转土地150亩,村民租金收入增加100余万元,一年实现村民用工3000多个,务工收入30余万元。

  老俞务工的这片田园,便是村里去年引进的农旅生态项目之一。“现在有10多个村民在这里务工,老俞是种田能手,育苗、插秧等什么都是行家里手。”跟老俞一起干活的工头王坤明说。

  这一年间,除了钱袋子变鼓了,老俞还明显感觉到村子大变样:环境卫生整洁了,路也变宽了,无所事事的人少了,村民们都在忙着务工赚钱,充满了干劲……村里的基础项目建设也提供了工作岗位,低保户也有稳定工作,他们参与村里的垃圾分类工作,听说年收入保底就有两万元。

  告别老俞,记者跟着村干部走在村道上,看到一个大玻璃房“拔地而起”,几台风扇不停地扇着风,这是新引进的茶苗基地。“这里山水资源好,村两委年轻干部办事效率高,仅用10天就帮我们办好了土地流转等各种手续,也多亏了东茗乡政府的牵线。”该基地负责人盛文斌说。

  站在山坡上往远处眺望,新的滑翔伞项目、山地越野车项目正呼之欲出。金山村,正生机盎然……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村里年轻人“动作”够大,村民们的生活变化更大~~~
■记者手记~~~
~~~昨晚新闻发布会就市民关切热点答记者问
■相关新闻
  东浦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手网格长——~~~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越新闻
   第03版:身边事
   第04版:身边事
   第05版:房车汇
   第06版:广告
   第07版:看天下
   第08版:看天下
   第09版:文体汇
   第10版:鉴湖月
   第11版:花季
   第12版:花季
七旬老农乐了:“我的收入翻了两番”
青春唤醒沉默土地
为何调整“三区”?如何安全“核检”?
守护防范区居民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