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10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古镇戏事

  ■风过无痕

  ■董宁

  岁月的深巷里,吹糖人、捏面人的师傅满街来回走,卖彩球和冰糖葫芦的小摊位,还有各种货铺摊,更是惹眼和逗人。但最热闹的,还是古镇的戏事。

  乡亲们过大年,或收拾完农活有了闲,记忆中的乡戏就一场接一场地开始上演了。街中心有一处戏园子,来看戏的人一拨拨往这赶。小孩子不懂戏路,更不解故事的曲折离奇,但比大人还兴奋,哪儿热闹就往哪儿钻,戏园子于他们是开心的乐园。那时我是个小戏迷,虽猜不透这穿了长袖阔袍的古装戏,但逢戏必看。哪天有一场没到场,心里就直痒痒,像瘪了的气球一样打不起精神来。

  戏台下可是个热闹地,一排排简易座位上人影晃动,清凉的空气里流动着看不见的热流。老爷爷、老奶奶、小媳妇、壮如牛的庄稼汉,还有跑前窜后的小顽童,都拥挤成了一锅粥,戏园子成了人声鼎沸的热闹窝,古镇的乡土民风和热闹事儿,好像都来这里躲藏了。

  棒鼓手“啪、啪、啪”几声脆打,台上三阵锣鼓敲过,戏要开演了。幕一拉开,台下唰地一片井然,一双双如珠的大眼睛静止了一般,几尺舞台让眼看要乱阵脚的戏客都屏住了呼吸,乱哄哄的戏园子转眼成了安静有序的讲堂,左冲右突的热闹劲儿,一下子跑散了,乡亲们赏戏的好时光,说来就来了。

  戏台上,长袖甩成了旋风,高帮靴踏出一阵烟;小丫鬟着一身花套衣衫,迈着碎步缓缓走来;耿直的黑脸暴怒无常,打着转儿“喳喳”地叫个不停;倜傥的书生是另一个模样,扇子一滑,像掠过一缕春风。演员一个个走进角色里,戏台像是穿越时空走来,演员观众近在视线前,却又隔世般遥远。前台西征,烈马腾空,武将操戈,战旗舞起西风。又是盔甲嘶吼,跟斗翻卷,擂鼓震天,酣战卷起尘烟。演员一头埋进戏中走不出来,一场场战事淹没了,忽又从历史的隧道中跑出来。观众十米观景,却一眼看到千里之外,看到南陈,看到北宋,看穿了世间美丑和爱国豪情。古镇戏台上,我一场接一场地看过好多戏,如《杨家将》《木兰从军》《精忠报国》《霸王别姬》,还有《西厢记》《将相和》《桃花扇》《卷席筒》《玉堂春》和《大闹天宫》《武松传》等。这些虽是乡戏,上演在小镇的舞台上,却自有野趣,像自然长成的一粒粒小珍珠,打小深埋在记忆中。古镇的乡戏,有的豪情满怀,震撼人心,有的则千回百转,曲折离奇;有的凄婉悲切,有的则惹笑逗趣,乡亲们很是喜闻乐见。《杨家将》中,杨门三代英勇杀敌,保家卫国,杨门家事经久传诵。《花木兰》中,巾帼英雄花木兰,忠孝节义,代父从军,巾帼事迹可歌可赞。《精忠报国》中,岳飞忠心耿耿,气贯长虹,明月为之动容。《将相和》中,蔺相如不与大将廉颇争功,虽受辱而不怒,被传为佳话。《秦香莲》中,陈世美虽得富贵却被人唾弃。他背妻弃女,只为自己荣华,令人扼腕。面对古典名戏,演员个个使出了本事,各尽其妙的唱念做打中,台下观众不时心潮起伏……

  热闹的乡戏,唱浓了乡韵,唱闹了岁月,唱翻了古镇。

  戏散,窄窄的小道上,三五成群的乡亲仍没从戏中走出来,一名老奶奶扯着嗓门说,这秦桧咋就这样祸害人呢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越新闻
   第03版:身边事
   第04版:身边事
   第05版:房车汇
   第06版:广告
   第07版:看天下
   第08版:看天下
   第09版:文体汇
   第10版:鉴湖月
   第11版:花季
   第12版:花季
古镇戏事
工友驿站
楝树花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