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期阅读
当前版: 12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寻觅宋画里的端午风雅

  ■通讯员 顾鹏程 图片为资料图片

  陈寅恪先生曾经说过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后渐衰微,终必复振。”无论从当时的社会发展、居民生活水平,还是从文化发达、商业繁荣和政治文明程度,宋代都称得上华夏历史的高峰,并被海外汉学家赞誉为“现代的拂晓时辰”。

  倘若以引经据典来论述宋代文明,难免给人以枯燥乏味之感。端午节刚过,我们不妨来看看宋画里的端午风雅,通过那些结构严谨、物像清晰的实录,或许可以近距离感知一个更为活色生香的宋代风貌。

  A

  互赠团扇作礼物

  端午赐扇,作为一项诞生于唐代的宫廷礼仪,到了宋代形成制度。根据南宋史籍记载,皇室于端午节赏赐给宫廷内眷、宰执、亲王以画扇,这类扇子大致分工艺扇、御书扇和画扇3类,一定品级的官员都会得到4把团扇,其中工艺扇和画扇各2把。最特别的是那些赏赐到“御书葵榴画扇”的,一面有帝王的书法,一面是宫廷画师所绘的蜀葵、石榴花、萱花、菖蒲、艾叶和栀子花,可谓“葵榴斗艳,栀艾争香”。这些盛开在农历五月的花卉,要么色彩鲜艳,要么香气扑鼻,且大都具有药用价值。以蜀葵为例,颜色鲜艳丰富,常被称作“五色蜀葵”,而五色象征阴阳调和,正是端午的主题,且蜀葵还是一味治疗妇科病症的良药。因此,南宋时期的官僚文人、市井百姓都乐于在端午节馈赠扇子作为礼物,并随手在扇面中画上时令花卉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相当于是把辟邪祛病的花草携带在了身上,更像是多了一个文艺范十足的“护身符”。

  在现存宋代团扇画中,有一幅《枇杷山鸟图》尤为精彩,相传为南宋画家林椿所绘,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画面描绘的是江南五月,硕大的枇杷果在夏日的光照下分外诱人,一只俊俏的绣眼鸟翘尾引颈栖于枝上,正欲啄食果实,却发现有一只蚂蚁爬了上来,于是回喙定睛端详,神情十分生动有趣。作者以精雕细刻的画笔,对花果、鸟、虫的形象作了生动描绘,小鸟娟秀的形态、光洁的羽毛和那炯炯有神的眼睛,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,就连那小如针孔的蚂蚁,头尾足须也被画得清晰可见,充分彰显出宋代花鸟画精致细腻的画功艺术。

  B

  沐浴兰汤成风俗

  除了作为衬景的端午花草,婴儿的健康、游戏和保护,也经常成为端午画扇的另一个重要内容。端午节在宋代被称为“浴兰令节”,人们采集菖蒲、艾草等药草,放在热水中浸泡,接着给儿童沐浴,祈望孩子们身体健健康康。

  上海博物馆馆藏有一幅“宋人”《浴婴图》,这其实是一幅明代画家仇英的临摹之作。他当年在大收藏家项元汴家里复制了一批宋代的团扇绘画,后人把它们汇编成《摹天籁阁宋人画册》,其中好些画作都一丝不差地还原了当时宋人的生活场景。

  仇英摹本的《浴婴图》,描画的是一个庭院,有圆圆的澡盆,有精致的太湖石和红漆栏杆,还有好几种表明时令的花草植物,特别是画面下部的一丛红色萱花,上部芭蕉后面种着一棵石榴树,火红的石榴花正在绽放,与萱花两相映照,表明都是应时令节气的花卉,是与端午节保持高度相关的景物暗示。因此,大凡表现宋代“浴婴图”的画面,都被认为是与端午节的沐浴兰汤风俗有关。

  C

  龙舟竞渡早盛行

  说起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,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他的不朽杰作《清明上河图》。其实,张择端另有一幅《金明池争标图》,殿阁巍峨,宏伟壮丽,旌旗猎猎,龙舟竞发,橹桨奋动,观者如云,特别描绘出了宋人在端午节龙舟竞渡的精彩瞬间。

  此图主要描绘的是北宋京城汴京(今河南省开封市)金明池戏水争标的场面。画面苑墙围绕,池中筑平台,台上建水心殿宇,有拱桥通达左岸。左岸建有彩楼、殿阁,下端牌楼上额书“琼林苑”3字。池岸四周桃红柳绿,间有凉亭、船坞、殿阁。水中龙船危楼高阁,人物活动于楼内外。最引人注目处是龙舟竞标场景,图中绘一大型龙船,其两侧各有五艘小龙船,每船头各立一名“军校”,舞旗招引,作指挥状。舟中桨手则奋力划棹,向前方一个裹有彩绣的“标杆”冲去。画面中各艘龙船左突右进,你追我赶,营造出一种奋力争标的紧张、激烈的气氛……

  宋画可读,重在证史。通过这一比文字记载更为生动活泼的历史世界,我们是否探寻到了几许宋朝人过端午的风雅细节。 

  (本文参考自《繁花、婴戏与骷髅:寻觅宋画中的端午扇》《北宋张择端<金明池争标图>赏析》等资料)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越新闻
   第03版:身边事
   第04版:热线通
   第05版:深一度
   第06版:大家谈
   第07版:大健康
   第08版:看天下
   第09版:长三角
   第10版:文体汇
   第11版:人文
   第12版:人文周刊·老绍兴
寻觅宋画里的端午风雅
油灯中的 时代印记